荐言献策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

张珊珊 万永革 王晓山 崔华伟 王曰风 张秀萍

张珊珊,万永革,王晓山,等.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J]. 华北地震科学,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引用本文: 张珊珊,万永革,王晓山,等.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J]. 华北地震科学,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ZHANG Shanshan,WAN Yongge,WANG Xiaoshan,et al. The Influence of the Coulomb Failure Stress Following the 1976 Tangshan Earthquakes on Earthquakes in Tangshan and Its Adjacent Area[J]. North China Earthquake Sciences,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Citation: ZHANG Shanshan,WAN Yongge,WANG Xiaoshan,et al. The Influence of the Coulomb Failure Stress Following the 1976 Tangshan Earthquakes on Earthquakes in Tangshan and Its Adjacent Area[J]. North China Earthquake Sciences,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

doi: 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基金项目: 河北省地震科技星火计划项目(DZ20190415002;DZ20200827053;DZ20200827056);中央高校科研业务费专项(ZY20215117)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张珊珊(1988—),女,助理工程师,主要从事地震基础信息研究. E-mail:715303463@qq.com

    通讯作者: 万永革(1967—),男,研究员,主要从事构造应力场,地震应力触发等方面工作. E-mail:wanyg217217@vip.sina.com
  • 中图分类号: P315.33

The Influence of the Coulomb Failure Stress Following the 1976 Tangshan Earthquakes on Earthquakes in Tangshan and Its Adjacent Area

  • 摘要: 通过计算1976年唐山7.8级地震、滦县7.1级地震、宁河6.9级地震产生的库仑破裂应力,得到这3次地震在唐山地区的库仑破裂应力演变过程;将研究区域(39.0°~40.5°N,117.0°~119.0°E)1979年以来的1.0级及以上地震双差重定位结果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对比分析,认为历史大震对现今地震的调制作用变弱;通过分析2002—2020年部分中强地震受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认为历史大震可能对蓟运河断裂附近区域触发作用较明显,而对唐山断裂附近区域的触发作用不明显,2020年7月12日古冶5.1级地震、2021年4月16日滦州4.3级地震受到了历史大震的抑制作用。
  • 图  1  唐山及邻区断裂分布图

    图  2  重定位前后震中分布图

    注:黑点为重定位前震中、红点为重定位后震中;F1 沧东断裂;F2 蓟运河断裂;F3 丰台-野鸡坨断裂;F4 唐山断裂;F5 宁河-昌黎断裂;F6 滦县-乐亭断裂

    图  3  水平及垂直方向重定位平均相对误差分布

    图  5  受正负应力作用的地震分布图

    注:图中红色和黑色分别为受库仑破裂应力作用为正和负地震;F1 沧东断裂;F2 蓟运河断裂;F3 丰台-野鸡坨断裂;F4 唐山断裂;F5 宁河-昌黎断裂;F6 滦县断裂

    图  6  古冶地震受大震库仑破裂应力图

    注:F3 丰台-野鸡坨断裂;F4 唐山断裂;F5 宁河-昌黎断裂;F6 滦县断裂

    图  7  滦州地震受大震库仑破裂应力图

    注:F3 丰台-野鸡坨断裂;F4 唐山断裂;F5 宁河-昌黎断裂;F6 滦县断裂

    表  1  模拟中所采用的地壳结构参数

    层号深度/kmP波速/(km/s)S波速/(km/s)密度/(g/cm3)黏度/(Pa·s)
    10~1.63.001.802.31.0×1030
    21.6~4.34.702.802.61.0×1030
    34.3~9.36.303.602.81.0×1030
    49.3~18.06.103.502.81.0×1030
    518.0~23.06.303.602.87.1×1018
    623.0~31.06.703.802.87.1×1018
    731.0~36.07.003.863.07.1×1018
    836.0~86.08.254.803.32.1×1019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模拟中所采用的接收断层参数

    区域范围走向/(°)倾向/(°)滑动角/(°)
    I(40.0°~40.5°N,117.0°~118.0°E)20875−176
    II(40.0°~40.5°N,118.0°~119.0°E)6450−105
    III(39.0°~40.0°N,117.0°~118.0°E)22179−118
    IV(39.0°~40.0°N,118.0°~119.0°E)12675−23
    下载: 导出CSV

    表  3  1.0级及以上地震正负应力区域分布个数统计表

    时间IIIIIIIV合计
    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
    19790101—
    19801231
    3100640196
    19810101—
    19851231
    121100129002420
    19860101—
    19951231
    20111673714287540
    19960101—
    20151231
    2674237406091303018943230
    20160101—
    20210430
    1341324161785531
    合 计31569545068817349351 106327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利用小震分布和区域应力场确定唐山及邻区的断层面参数[25]

    区域走向倾向滑动角
    值/(°)标准差/(°)值/(°)标准差/(°)值/(°)标准差/(°)
    主震北段233.10.589.11.3176.18.5
    主震南段210.11.273.72.8165.612.5
    下载: 导出CSV

    表  5  部分中强地震受历史大震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

    时间纬度/(°N)经度/(°E)震级走向/(°)倾向/(°)滑动角/(°)库仑应力大小/MPa区域
    2002-01-3039.70118.253.328225−522.0IV
    2002-05-0639.80118.773.8605151.5IV
    2003-05-2239.73118.434.121249−82.0IV
    2003-08-0139.65117.533.3588001.9III
    2003-10-1139.97118.853.225435−1542.0IV
    2003-11-1539.70118.804.111085−58−2.0IV
    2010-03-0639.70118.503.626084−29−2.0IV
    2003-12-1139.12117.573.3569−168−2.0III
    2003-12-1239.13117.573.224553−1−2.0III
    2004-01-2039.73118.785.019278148−2.0IV
    2004-03-1539.75118.383.517762−11.1IV
    2004-09-0839.65118.353.12908922−2.0IV
    2005-03-1439.67118.283.419683164−1.4IV
    2006-05-0339.77118.454.332776−17−2.0IV
    2005-05-2239.80118.753.39765−1612.0IV
    2005-10-3139.75118.403.3255531741.0IV
    2006-11-1239.70118.53.69681−42−2.0IV
    2007-01-2339.72118.353.1249561802.0IV
    2007-09-0439.73118.733.411282−27−2.0IV
    2007-12-2739.50118.083.319242−892.0IV
    2008-03-1139.98118.904.31055661−1.0IV
    2009-04-1539.70118.383.410146−1210.5IV
    2009-11-2239.45117.783.730866−150.2III
    2010-02-1739.77118.683.1219561222.0IV
    2010-02-1539.68118.523.317668−176−2.0IV
    2010-03-0639.68118.483.819454−118−1.1IV
    2010-03-0639.70118.484.55661−90−2.0IV
    2011-09-0539.63118.273.612481−652.0IV
    2012-05-2839.71118.475.124587178−2.0IV
    2012-05-2939.79118.483.724681−179−2.0IV
    2013-10-2739.72118.333.91883−105−0.2IV
    2014-10-1439.75118.714.012684−12−2.0IV
    2015-11-2839.33117.934.06085−1762.0III
    2015-12-0639.37117.923.44780−1552.0III
    2015-09-1439.73118.794.719485170−2.0IV
    2016-03-1439.40117.953.720469163−0.6III
    2016-08-2139.70118.343.69168−76−1.8IV
    2016-09-1039.70118.354.39065−79−2.0IV
    2018-11-2939.44118.013.318865−111−2.0IV
    2019-12-0539.33117.994.928856−79−1.0III
    2020-07-1239.77118.465.524579−158−2.0IV
    2021-04-1639.75118.714.8−16469312.0IV
    下载: 导出CSV
  • [1] 万永革, 吴忠良, 周公威, 等. 几次复杂地震中不同破裂事件之间的“应力触发”问题[J]. 地震学报, 2000, 22(6): 568-576. doi:  10.3321/j.issn:0253-3782.2000.06.002
    [2] 万永革, 沈正康, 曾跃华, 等. 唐山地震序列应力触发的粘弹性力学模型研究[J]. 地震学报, 2008, 30(6): 581-593. doi:  10.3321/j.issn:0253-3782.2008.06.004
    [3] 刘桂萍, 傅征祥. 1976年7月28日唐山7.8级地震触发的区域地震活动和静应力场变化[J]. 地震学报, 2000, 22(1): 17-26. doi:  10.3321/j.issn:0253-3782.2000.01.003
    [4] 蒋长胜, 吴忠良, 庄建仓. 地震的“序列归属”问题与ETAS模型——以唐山序列为例[J]. 地球物理学报, 2013, 56(9): 2971-2981. doi:  10.6038/cjg20130911
    [5] 王辉, 刘勉, 李振, 曹建玲, 等. 华北地区大地震的长余震序列[J]. 地震, 2013, 33(3): 1-12. doi:  10.3969/j.issn.1000-3274.2013.03.001
    [6] 朱琳, 李腾飞, 石富强, 等. 1976年唐山强震群震后库仑应力演化及其与2020年古冶5.1级地震的关系[J]. 地震研究, 2021, 44(1): 1-8. doi:  10.3969/j.issn.1000-0666.2021.01.001
    [7] 万永革, 万永魁, 靳志同, 等. 用形变资料反演1976年唐山地震序列的破裂分布[J]. 地球物理学报, 2017, 60(9): 3378-3395. doi:  10.6038/cjg20170909
    [8] Harris R A. Introduction to special section: stress triggers, stress shadows, and implications for seismic hazard[J].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Solid Earth, 1998, 103(B10): 24347-24358. doi:  10.1029/98JB01576
    [9] 马瑾. 构造物理学概论[M]. 北京: 地震出版社, 1987: 42-67.
    [10] 杨卓欣, 赵金仁, 张先康, 等. 华北莫霍面构造形态——深地震测深数据的三维反演[J]. 地震地质, 2000, 22(1): 74-80. doi:  10.3969/j.issn.0253-4967.2000.01.010
    [11] Zeng Y H. Viscoelastic stress-triggering of the 1999 Hector Mine earthquake by the 1992 Landers earthquake[J].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2001, 28(5): 3007-3010.
    [12] 刘昌铨, 嘉世旭. 唐山地震区地壳上地幔结构特征——二维非均匀介质中理论地震图计算和结果分析[J]. 地震学报, 1986, 8(4): 341-353.
    [13] 曾融生, 张少泉, 周海南, 何正勤. 唐山地震区的地壳结构及大陆地震成因的探讨[J]. 地震学报, 1985, 7(2): 125-142.
    [14] 徐锡伟, 吴卫民, 张先康, 等. 首都圈地区地壳最新构造变动与地震[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2.
    [15] 于湘伟, 陈运泰, 王培德. 京津唐地区中上地壳三维P波速度结构[J]. 地震学报, 2003, 25(1): 1-14. doi:  10.3321/j.issn:0253-3782.2003.01.001
    [16] 张学民, 束沛镒, 刁桂苓, 等. 利用数字地震记录研究唐山震区台下的P、S波速度结构[J]. 华北地震科学, 2001, 19(1): 10-17. doi:  10.3969/j.issn.1003-1375.2001.01.002
    [17] 郑天愉, 姚振兴. 用近场记录研究唐山地震的震源过程[J]. 地球物理学报, 1993, 36(2): 174-184. doi:  10.3321/j.issn:0001-5733.1993.02.006
    [18] 孙荀英, 刘激扬, 王仁. 1976年唐山地震震时和震后变形的模拟[J]. 地球物理学报, 1994, 37(1): 45-55. doi:  10.3321/j.issn:0001-5733.1994.01.006
    [19] 王晓山, 冯向东, 赵英萍. 京津冀地区地壳应力场特征[J]. 地震研究, 2020, 43(4): 610-619. doi:  10.3969/j.issn.1000-0666.2020.04.002
    [20] 张素欣, 王晓山, 陈婷, 等. 唐山老震区40年地震时空演化特征分析[J]. 华北地震科学, 2017, 35(1): 32-37. doi:  10.3969/j.issn.1003-1375.2017.01.005
    [21] Waldhauser F, Ellsworth W L. A double-difference earthquake location algorithm: method and application to the northern Hayward fault, California[J]. Bulletin of the Seism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2000, 90(6): 1353-1368. doi:  10.1785/0120000006
    [22] 李纲, 刘杰, 郭铁栓. 印尼8.7、8.5级巨震对云南地区地震活动的远震触发分析[J]. 地震, 2005, 25(4): 49-57. doi:  10.3969/j.issn.1000-3274.2005.04.006
    [23] King G C P, Stein R S, Lin J. Static stress changes and the triggering of earthquakes[J]. Bulletin of the Seism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1994, 84(3): 935-953.
    [24] 万永革, 吴忠良, 周公威, 等. 地震应力触发研究[J]. 地震学报, 2002, 24(50): 533-551.
    [25] 万永革, 沈正康, 刁桂苓, 等. 利用小震分布和区域应力场确定大震断层面参数方法及其在唐山地震序列中的应用[J]. 地球物理学报, 2008, 51(3): 793-804. doi:  10.3321/j.issn:0001-5733.2008.03.020
    [26] 万永革. 同一地震多个震源机制中心解的确定[J]. 地球物理学报, 2019, 62(12): 4718-4728. doi:  10.6038/cjg2019M0553
  • [1] 赵硕, 尹宝军.  唐山余震活动与华北中强地震活动的相关性分析 . 华北地震科学, 1999, 17(3): 61-66.
    [2] 戴英华, 李淑莲, 孙清杰.  唐山地震的超晚期强余震估计 . 华北地震科学, 1997, 15(4): 1-9.
    [3] 吴子泉, 金安忠.  灰色预测系统GM(1,1)模型在处理唐山地震前地电资料中的应用 . 华北地震科学, 1992, 10(1): 75-81.
    [4] 韦士忠, 石汝斌, 李玉萍, 赵英芳.  用选频谱研究唐山余震序列较大地震前小震波谱和震源参数的某些特征 . 华北地震科学, 1989, 7(1): 43-51.
    [5] 高振寰, 胡碧茹.  局部场地条件对震害的影响——唐山地震时丰润县震害剖析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208-213.
    [6] 张秀梅.  唐山地震的某些历史教训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365-368.
    [7] 谢觉民, 黄立人.  唐山地震地壳垂直形变的再研究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267-275.
    [8] 詹志佳.  唐山地震的震磁现象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307-309.
    [9] 耿乃光, 曹新玲, 刘建中, 刘晓红, 张雪, 郝晋昇.  唐山地震由应力减小引起的可能性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335-339.
    [10] 靳雅敏, 于新昌.  唐山地震余震区地震活动性综合评判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56-62.
    [11] 王川华, 陈绍绪.  香河短水准异常与唐山地震的关系 . 华北地震科学, 1987, 5(s1): 276-282.
    [12] 潘文杰.  唐山地震十周年纪念暨学术交流会在唐山市召开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3): 122-122.
    [13] 张振江.  唐山地震乐亭县王滩地裂缝的探讨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4): 102-104.
    [14] 许智.  唐山地震与青光地磁台转换函数的时间变化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3): 99-104.
    [15] 李绍柄.  唐山地震的发震构造与成因的探讨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2): 56-62.
    [16] 杨理华.  1976年唐山地震前地震趋势预报的回顾——悼念在唐山地震中以身殉职的六位同志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4): 151-154.
    [17] 杜开锐.  唐山地震时汉沽的地面位移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2): 80-89.
    [18] 武烈.  邢台唐山地震对山西地震带的影响 . 华北地震科学, 1986, 4(2): 104-108.
    [19] 张郢珍.  地震蕴育与发生过程中场与源的关系 . 华北地震科学, 1985, 3(3): 27-36.
    [20] 张肇诚.  唐山地震前后的异常变化及孕震过程初探 . 华北地震科学, 1983, 1(2): 25-30.
  • 加载中
图(7) / 表 (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18
  • HTML全文浏览量:  157
  • PDF下载量:  5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1-08-05
  • 网络出版日期:  2022-07-03
  • 刊出日期:  2022-01-15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

doi: 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基金项目:  河北省地震科技星火计划项目(DZ20190415002;DZ20200827053;DZ20200827056);中央高校科研业务费专项(ZY20215117)
    作者简介:

    张珊珊(1988—),女,助理工程师,主要从事地震基础信息研究. E-mail:715303463@qq.com

    通讯作者: 万永革(1967—),男,研究员,主要从事构造应力场,地震应力触发等方面工作. E-mail:wanyg217217@vip.sina.com
  • 中图分类号: P315.33

摘要: 通过计算1976年唐山7.8级地震、滦县7.1级地震、宁河6.9级地震产生的库仑破裂应力,得到这3次地震在唐山地区的库仑破裂应力演变过程;将研究区域(39.0°~40.5°N,117.0°~119.0°E)1979年以来的1.0级及以上地震双差重定位结果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对比分析,认为历史大震对现今地震的调制作用变弱;通过分析2002—2020年部分中强地震受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认为历史大震可能对蓟运河断裂附近区域触发作用较明显,而对唐山断裂附近区域的触发作用不明显,2020年7月12日古冶5.1级地震、2021年4月16日滦州4.3级地震受到了历史大震的抑制作用。

English Abstract

张珊珊,万永革,王晓山,等.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J]. 华北地震科学,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引用本文: 张珊珊,万永革,王晓山,等. 1976年唐山大地震库仑破裂应力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的影响[J]. 华北地震科学,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ZHANG Shanshan,WAN Yongge,WANG Xiaoshan,et al. The Influence of the Coulomb Failure Stress Following the 1976 Tangshan Earthquakes on Earthquakes in Tangshan and Its Adjacent Area[J]. North China Earthquake Sciences,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Citation: ZHANG Shanshan,WAN Yongge,WANG Xiaoshan,et al. The Influence of the Coulomb Failure Stress Following the 1976 Tangshan Earthquakes on Earthquakes in Tangshan and Its Adjacent Area[J]. North China Earthquake Sciences,2022, 40(1):7-14. doi:10.3969/j.issn.1003−1375.2022.01.002
    • 唐山及其邻区地质构造复杂,张家口-蓬莱地震构造带与华北平原地震构造带在这里交汇,多条断裂遍布周围区域(图1)。1976年唐山地区先后发生唐山7.8级地震、滦县7.1级地震和宁河6.9级地震,大地震虽已经过去45年,但在这期间唐山及邻近地区仍为小震频发的态势,近期又先后发生了2020年7月12日古冶5.1级地震、2021年4月16日滦州4.3级地震等中强地震。现今唐山及邻近地区发生的地震是否属于唐山地震余震?这些中小地震受到了唐山历史大地震怎样的影响?仍是各专家学者研究的热点。

      图  1  唐山及邻区断裂分布图

      前人从多个方面研究了唐山地震与余震的对应关系。其中,万永革等分别用简单破裂模型及基于分段破裂模型结合粘弹性力学模型,研究了唐山主震对滦县地震、宁河地震及3次大震对唐山地区后续地震的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得到了唐山地震对滦县地震及宁河地震有触发作用、3次大震对后续地震有触发作用的结论[1-2];刘桂萍等运用3段主震破裂断层模型,研究了唐山主震对3个余震区的弹性触发作用,发现主震有助于后续地震的发生[3];蒋长胜等利用Etas模型对2010年以来发生的3次4级以上地震进行分析研究,得到了唐山现今地震为背景地震的可能性较大的结论[4];王辉等对唐山地区2012年发生的2次M4.0以上地震进行震源机制讨论,结合对30余年唐山地区小震活动和地壳水平应变率计算,认为唐山强震区的余震数十年后仍在持续,震后粘性松弛可能是华北地区长时间余震持续的主要原因[5];朱琳等基于Burgers流变模型,模拟了1976年唐山强震群引起的震后形变场以及同震和震后库仑应力变化,分析认为强震群应力调整过程已基本稳定,古冶5.1级地震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余震的可能性不大[6]

      前人通过不同方法理论对唐山地区现今地震是否为历史大震余震进行分析得到的结论不尽相同,静态库仑破裂应力的计算分析是用于判断不同的地震及其余震活动分布的一个重要可靠方法。本文将在万永革等基于粘弹性力学模型计算唐山、滦县及宁河地震在唐山地区的库仑破裂应力基础上[2],采用万永革等用形变资料计算1976年唐山地震序列的破裂分布后得出的唐山地区非均匀破裂模型[7],对1976年唐山3次大地震发生后的库仑破裂应力的演变过程进行计算,并将库仑破裂应力分布同地震时空特征分布对比分析。同时,收集唐山及邻近地区2002—2020年部分中强地震震源机制解及近期发生的古冶5.1级、滦州4.3级地震的震源机制解,通过计算其受3次大地震产生的库仑破裂应力情况,进一步探讨历史大震对现今地震的触发情况。

    • 根据库仑破裂准则,当断层面剪切应力达到摩擦强度时,断层面将发生剪切破坏。库仑破裂应力变化$\Delta {\sigma _f}$定义为

      $$ \Delta {\sigma _f} = \Delta {\tau _s} + c(\Delta {\sigma _n} + \Delta p) $$ (1)

      式中:$\Delta {\tau _s}$为断层面上沿滑动方向的剪切应力;c为介质摩擦系数;$\Delta {\sigma _n}$$\Delta p$分别为断层面上的正应力和地下的孔隙流体压力,张开为正[8]。按照万永革等[2]对唐山地区粘弹性力学模型地震序列应力触发研究中的做法,摩擦系数c取值为0.4。如果$\Delta {\sigma _f} {\text{>}} 0$,则该应力有利于后续地震发生;否则,不利于后续地震的发生。

      当大地震发生后,短期的库仑破裂应力体现在弹性形变上,而随着时间的积累粘弹性特征会越发明显。现有的认知地壳的介质为孔隙流体介质同弹性体介质的混合体。比较符合真实的介质模型为麦克斯威尔体[9],即一个弹性体和一个粘性体的串联介质。在短时间内呈现的是弹性体的特征,在长时间尺度呈现的是粘性介质特征。

      麦克斯威尔体的总应变可表示为

      $$ \dot{\varepsilon}^{\prime}=\dot{\varepsilon}_{\mu}^{\prime}+\dot{\varepsilon}_{\eta}^{\prime} $$ (2)

      引入剪切模量和粘性系数的表达式为:

      $$ \dot{\varepsilon}^{\prime}=\frac{\dot{\sigma}^{\prime}}{2 \mu_{m}}+\frac{\sigma^{\prime}}{2 \eta_{m}} $$ (3)

      式中:$ \mu_{m} $$ \eta_{m} $分别为弹性介质的剪切模量和粘性介质的粘性系数,该方程为麦克斯威尔体的本构方程[10]

      考虑到麦克斯韦粘弹性介质模型的力学特征,平衡方程的傅立叶变换解可以用剪切模量和体变模量给出的解来表示,即

      $$ \mu (z,\omega ) = \frac{{i\omega \mu (z)}}{{i\omega + \mu (z)/\eta (z)}},\kappa (z,\omega ) = \kappa (z) $$ (4)

      式中:$ \mu (z) $$ \kappa (z) $$ \eta (z) $分别为剪切模量、体变模量和黏度系数[11]。基于此关系对式(1)进行计算,可得出麦克斯韦粘弹性介质模型中地震产生的库仑破裂应力变化。

    • 震源模型:万永革等用形变资料计算1976年唐山地震序列的破裂分布,在计算过程中将唐山地区地震断层分为4个大段,共计108个小断层,各个子断层的长度和宽度大约为5 km×5 km,最终得到了由108个子断层组成的非均匀的破裂分布结果,将该结果作为震源模型来进行计算[7]

      地壳模型:选取万永革等[2]基于粘弹性力学模型计算唐山地震序列库仑破裂应力触发的地壳结构模型(表1)。其地壳模型综合分析了刘昌铨等[12]、曾融生等[13]、徐锡伟等[14]地震探测研究结果以及于湘伟等[15]的反演计算结果,结合张学民等得到的体波速度结构模型[16]得到唐山地区的综合地壳模型;地壳密度模型采用郑天愉等[17]运用近震记录确定唐山地震震源过程时所给出的唐山地区地层密度;粘度模型分成了三大部分,其中上地壳以上部分(表1中1~4层)选取了一个较大的粘滞系数1.0×1030 Pa·s,下地壳部分(表1中5~7层)和上地幔及以下(表1第8层)采用孙荀英等[18] 给出的华北板块下方深部物质的粘性结构,粘滞系数为7.1×1018 Pa·s和2.1×1019 Pa·s。

      表 1  模拟中所采用的地壳结构参数

      层号深度/kmP波速/(km/s)S波速/(km/s)密度/(g/cm3)黏度/(Pa·s)
      10~1.63.001.802.31.0×1030
      21.6~4.34.702.802.61.0×1030
      34.3~9.36.303.602.81.0×1030
      49.3~18.06.103.502.81.0×1030
      518.0~23.06.303.602.87.1×1018
      623.0~31.06.703.802.87.1×1018
      731.0~36.07.003.863.07.1×1018
      836.0~86.08.254.803.32.1×1019

      接收断层参数:在计算3次大地震对唐山地区的库仑破裂应力分布过程中需将总库仑破裂应力投影到可能的最优破裂面及滑动方向上。前人对唐山地区现今应力场进行了诸多研究,本文选取了王晓山等[19]将京津冀地区分成了1°×1°的网格后基于标量断层类型值分类方法,采用MSATSI软件进行反演得到的结果,同时将本文研究区域分成4个区域,选取了其中对应的4个计算结果来进行库仑破裂应力计算,具体范围及接收断层参数结果见表2

      表 2  模拟中所采用的接收断层参数

      区域范围走向/(°)倾向/(°)滑动角/(°)
      I(40.0°~40.5°N,117.0°~118.0°E)20875−176
      II(40.0°~40.5°N,118.0°~119.0°E)6450−105
      III(39.0°~40.0°N,117.0°~118.0°E)22179−118
      IV(39.0°~40.0°N,118.0°~119.0°E)12675−23

      地震数据:自1976年来唐山地区发生的地震数量较大,地震重定位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出地震发震位置,而双差定位方法是一种目前应用较为广泛的相对定位方法,本文选取了双差重定位后的地震分布结果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进行对比分析。但鉴于1979年前的地震观测资料收集较困难,故将研究区域内1979年以来双差重定位后的地震数据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进行对比分析。

      计算时间段划分:张素欣等通过逐月对比分析了唐山及邻区地震分布图像、分布频次及强度等特征,通过对唐山老震区的余震时空分布特征的研究,得到了1976—2015年中5个时空分布特征较为一致的时间段[20]。本文选取了其中自1979年开始的后4个时间段,并增加了2016—2021年4月这一时间段,共计5个时段来进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情况计算。

    • 通过计算,1976年唐山MS7.8地震发生后的地震深度平均值为10.64 km,故选取了地下11 km的深度进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计算。基于库仑破裂应力计算的理论方法及所选取的模型参数,计算得到3次大震在指定点的总应力变化,然后在选取的唐山地区可能的最优破裂面上进行投影,从而得到大地震在唐山地区库仑破裂应力演变过程。

      研究区域内地震双差定位结果来自2个部分:1979—2008年定位结果由王晓山提供,该时间段共计5 906个地震重定位结果;2009—2021年重定位结果通过双差重定位程序进行重定位后得到。Waldhauser等在提出双差重定位方法后,进一步开发了双差定位程序[21]。本文选取了分布在河北、北京、天津等地的168个地震台站经纬度信息,以及经河北遥测台网地震数据库下载到的5 723个地震震相到时资料,通过双差定位程序进行双差重定位后得到4 865个地震定位结果;定位均方根残差为0.21 s,数值较小;在水平和垂直向的平均相对误差分别为0.82 km、0.92 km、1.15 km,重定位前后震中分布及误差分布见图23。得到的重定位震中分布结果显示,震中分布沿断裂分布更加收敛。

      图  2  重定位前后震中分布图

      图  3  水平及垂直方向重定位平均相对误差分布

      将研究区域内对应时间段双差重定位后的地震分布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对比分析得到图4

      图4可以看出,在区域I、II中地震分布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相关性更佳,而区域III、IV中地震分布同库仑破裂应力正区域整体分布在东北和西南方向有一相关性,但在细节部分对应度不够,尤其是大震破裂迹线周围的地震分布十分密集但库仑破裂正应力分布却无法与之完全吻合,出现此现象的原因可能是这2个区域中的断裂分布较为复杂。由于断层错动的应力释放作用对地震的发生起到了主导作用,故剔除了3次大震的破裂迹线附近区域发生的地震后,分别对5个时段对比图中正负应力区域地震分布个数进行统计(表3)。

      表 3  1.0级及以上地震正负应力区域分布个数统计表

      时间IIIIIIIV合计
      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正应力
      区域
      影区
      19790101—
      19801231
      3100640196
      19810101—
      19851231
      121100129002420
      19860101—
      19951231
      20111673714287540
      19960101—
      20151231
      2674237406091303018943230
      20160101—
      20210430
      1341324161785531
      合 计31569545068817349351 106327

      从3次大震产生的库仑应力分布情况演变过程中可以看出,4个小研究区域拼接得到的整个研究区域中库仑破裂应力情况较为连续。总研究区域的库仑破裂应力较清晰地展示出:分布大致呈正负应力交替出现的蝴蝶形特征,在震后10年内粘性因素造成的库仑破裂应力变化较小,在发震10年后粘性因素造成的应力变化趋于明显,尤其是库仑应力为正的区域在逐渐扩大,这一过程与麦克斯威尔体的粘弹性介质松弛过程一致。从地震分布演变过程可以发现,在大地震发生后的10年内,地震主要集中在3次大地震的破裂迹线周围。而此时间段内库仑破裂应力的变化也较为缓慢,且地震的发生可能与断层的应力释放更相关,同张素欣等对唐山地区的时空演化特征中同时间段为正常的衰减过程结论一致[20]。从1986年开始正应力区域开始向外扩张,其中西北和东南的正应力花瓣变化较为明显,1996年后西北和东南的正应力花瓣中正应力的变化速率更加明显。根据前人对“库仑破裂应力对地震触发作用”的研究,触发阈值为0.01 MPa[22-24],在库仑破裂应力变化的过程中处于受触发区域地震发生的个数也明显多于影区数目。在1986—2015年间,随着正应力区域的扩大,触发区域地震发生的个数表现为显著增多特征,这说明历史大震对唐山地区后续地震的发生具有一定的触发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在北西触发区域的地震要多于东南区域,这与万永革等唐山大地震对唐山地区余震触发研究中给出的“大地震有利于唐山地区余震地震发生且在东南和西北花瓣区域余震数目更多”[2]的结论一致。2016—2021年4月地震分布图结合表3的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在研究区域北西和东南的正应力分布区域中仍有较多地震发生,但是发生在影区内的地震比例较1986—2015年有了明显的上升,该现象的出现可能预示着历史大震对唐山地区地震发生的影响在逐渐减弱。

    • 基于较为平均的唐山地区断层接收参数计算库仑破裂应力结果可能不够精细,而使用前人计算出的单个地震的震源机制参数来计算其受库仑破裂应力情况则更加精确。万永革提供了其对研究区域2002—2020年部分地震震源机制解计算结果。通过对所有震源机制解2个节面受库仑破裂应力情况进行计算后,首先筛选出了2个节面受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正负相同的结果;然后对受库仑破裂应力正负不同的两节面,参考万永革等[25]利用小震分布计算出的对应区域可能的断层面参数(表4),保留与其所得断层面参数较为接近的节面计算结果。经筛选后的结果见表5,受正负应力作用地震分布见图5

      表 4  利用小震分布和区域应力场确定唐山及邻区的断层面参数[25]

      区域走向倾向滑动角
      值/(°)标准差/(°)值/(°)标准差/(°)值/(°)标准差/(°)
      主震北段233.10.589.11.3176.18.5
      主震南段210.11.273.72.8165.612.5

      表 5  部分中强地震受历史大震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

      时间纬度/(°N)经度/(°E)震级走向/(°)倾向/(°)滑动角/(°)库仑应力大小/MPa区域
      2002-01-3039.70118.253.328225−522.0IV
      2002-05-0639.80118.773.8605151.5IV
      2003-05-2239.73118.434.121249−82.0IV
      2003-08-0139.65117.533.3588001.9III
      2003-10-1139.97118.853.225435−1542.0IV
      2003-11-1539.70118.804.111085−58−2.0IV
      2010-03-0639.70118.503.626084−29−2.0IV
      2003-12-1139.12117.573.3569−168−2.0III
      2003-12-1239.13117.573.224553−1−2.0III
      2004-01-2039.73118.785.019278148−2.0IV
      2004-03-1539.75118.383.517762−11.1IV
      2004-09-0839.65118.353.12908922−2.0IV
      2005-03-1439.67118.283.419683164−1.4IV
      2006-05-0339.77118.454.332776−17−2.0IV
      2005-05-2239.80118.753.39765−1612.0IV
      2005-10-3139.75118.403.3255531741.0IV
      2006-11-1239.70118.53.69681−42−2.0IV
      2007-01-2339.72118.353.1249561802.0IV
      2007-09-0439.73118.733.411282−27−2.0IV
      2007-12-2739.50118.083.319242−892.0IV
      2008-03-1139.98118.904.31055661−1.0IV
      2009-04-1539.70118.383.410146−1210.5IV
      2009-11-2239.45117.783.730866−150.2III
      2010-02-1739.77118.683.1219561222.0IV
      2010-02-1539.68118.523.317668−176−2.0IV
      2010-03-0639.68118.483.819454−118−1.1IV
      2010-03-0639.70118.484.55661−90−2.0IV
      2011-09-0539.63118.273.612481−652.0IV
      2012-05-2839.71118.475.124587178−2.0IV
      2012-05-2939.79118.483.724681−179−2.0IV
      2013-10-2739.72118.333.91883−105−0.2IV
      2014-10-1439.75118.714.012684−12−2.0IV
      2015-11-2839.33117.934.06085−1762.0III
      2015-12-0639.37117.923.44780−1552.0III
      2015-09-1439.73118.794.719485170−2.0IV
      2016-03-1439.40117.953.720469163−0.6III
      2016-08-2139.70118.343.69168−76−1.8IV
      2016-09-1039.70118.354.39065−79−2.0IV
      2018-11-2939.44118.013.318865−111−2.0IV
      2019-12-0539.33117.994.928856−79−1.0III
      2020-07-1239.77118.465.524579−158−2.0IV
      2021-04-1639.75118.714.8−16469312.0IV

      图  5  受正负应力作用的地震分布图

      图5可以看出,收集到的震源机制解结果全部分布在研究区域的III和IV区域,主要集中在唐山断裂、蓟运河断裂周围。分布在III区域的地震,受库仑破裂正应力个数较多;分布在IV区域的地震多发生在唐山断裂的北段,收集到的中强地震受历史大震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见表5

      结合图5表5结果分析,在III区域蓟运河断裂附近,受库仑破裂应力触发的地震较多,而在IV区域特别是唐山断裂北段受正应力作用个数要少于位于影区的地震个数。其中在2002—2009年内正应力区域地震略多于应力影区地震,在2010—2020年间应力影区的地震远大于正应力区域地震。造成该现象的原因可能是IV区域中断裂分布较为复杂,且唐山7.8级地震震中附近因多次大震余震发生导致该区域地下介质较为破碎,不易积累大的应力,同时破碎会发生蠕滑消耗能量,所以断层活动的作用力向NE方向传递,进一步引起了该区域新的活动[20],故该区域受到历史大震库仑破裂应力的调制作用较小。

    • 2020年7月12日发生了古冶5.1级地震,2021年4月16日发生了滦州4.3级地震。本文选取万永革等综合各家结果得到的震源机制中心解作为接收断层参数,即:古冶地震(走向:238.96°,倾向:76.76°,滑动角:−172.58°)、滦州地震(走向:295°,倾向:75°,滑动角:−22°),进行其所受库仑破裂应力计算,得到结果为古冶地震受历史大震库仑破裂的应力作用,约为−0.05 MPa(图6),滦州地震受历史大震库仑破裂应力作用约为−2.0 MPa(图7),计算结果显示这2次地震受到了抑制作用。

      图  6  古冶地震受大震库仑破裂应力图

      图  7  滦州地震受大震库仑破裂应力图

    • 破裂模型的选取是计算库仑破裂应力中的一个较为关键的环节。本文在库仑破裂应力计算中选取的破裂模型将唐山地区的破裂结构分为了5 km×5 km的共计108个子破裂分布,较前人的破裂模型精细了许多。万永革等2008年对唐山大震库仑破裂应力的计算中选取的破裂模型较前人的计算引入了10 km范围内外的修正[2],已将结果精确性进行了提升。而本文中选取的模型子破裂结构的范围宽度为5 km,远小于其对断层附近的修正范围,故本文中的计算结果可能更接近真实情况。

      基于较为精细的破裂模型计算出的库仑破裂应力分布结果同重定位后的地震分布对比,理论上可以更加清晰地展示出地震分布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的对应关系。但就所得结果可以看出,地震分布同库仑破裂正应力分布的大方向上有一定的对应关系,而在应力影区的地震数目却仍然较大,尤其是地震在历史大震的破裂迹线周围更加集中。在该地震集中区域内,张素欣等[2026]研究发现在1996年之前余震分布较均匀,1996年以来余震在唐山-古冶断裂的东北端点附近较集中,但是库仑破裂应力的变化与这些特征对应关系不够明显。这可能是唐山断裂附近区域断裂分布多且复杂,断裂间相互的吸纳能力和阻隔作用及地壳介质较破碎发生蠕滑对能量积累消耗产生影响[20]造成的。

      通过进一步对2002—2020年部分中强地震受库仑破裂应力作用计算结果分析,得到了历史大震对唐山断裂及蓟运河断裂附近区域的触发情况。由于部分震源机制解结果因2个节面受力的正负情况不一致或与计算所得断层面结果不相近而进行剔除,因此用于计算的震源机制解数量较少,所得结果有误差存在。就该区域库仑破裂应力作用情况,后续需综合更精确的断层接收参数、断裂间的相互作用、地介质能量变化等因素进行计算。

    • 1)地震分布同库仑破裂应力分布对比分析显示,在正负应力花瓣分布区域中正应力区域地震分布的地震较为密集且数量较多,地震分布与正应力花瓣形分布方向有一定的相关性,在北西和东南方向触发作用较为明显。从时间上分析,历史大震发生10年后对唐山及邻近地区地震发生的触发作用更加凸显。近年来发生在库仑破裂应力影区的地震占比显著增大,可能预示着历史大震对唐山地区地震发生的影响在逐渐减弱。

      2)通过对2002—2020年部分地震震源机制结果进行受库仑破裂应力作用计算,认为历史大震可能对唐山断裂北段地区地震发生的触发作用较小,对蓟运河断裂附近区域地震发生的触发作用较大。

      3)通过对2020年7月12日古冶5.2级地震、2021年4月16日滦州4.3级地震受历史大震库仑破裂应力作用计算分析,认为这2次地震受到了历史大震的抑制作用。

      致谢 审稿专家提出了宝贵意见,本文使用了Waldhauser F.和Ellsworth L提供的双差定位程序,Wessel P.和W. H. F. Smith提供的GMT4绘图程序,在此一并致谢。

参考文献 (2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